夜半风竹敲秋韵

风物长宜放眼量

等等,我腿哥的cp走向好像发生了一点变化。等我去补一下录像。

补完两盘。
不说了,变心了。

(最近的直播记录都是看完之后写的,所以会稍微情怀一点,反正直播twitch上面都有回放的说)


6.19直播记录:


塔姆很难说是一个怎样可以显得他特别carry的英雄,。

如果LOL没有比赛只有rank,没有上单塔姆只有辅助塔姆,会很难想象这个英雄的登场率。

他不如璐璐可爱,也不想锤石那样充满炫目的操作和预判。

但他完全能够完成辅助所有需要做的事情

——保护、控制、无处不在。

英雄无名。

【大王生贺】再见为敌

OOC

勿上升真人


祝大王生日快乐~

这篇是生贺,灵感来源是当初电竞投喂站的一期,叫“再见为敌”

这题感觉好像很虐,但是卷瘫嘛,必须甜,这对老夫老妻现在一起直播虐狗,只能说句6666

(因为是大王生贺,所以打了“微笑”的tag)


正文:

“”指的是当下

【】指的是回忆

 

“哇,毛神的钩子还是准。这个烬已经是个死人了。”

“那我当年好歹有国服第一机器人之称啊。”

“我记得你当时钩子就贼准,现在不减当年。”

“那老了,没当年准了。”

 

【卷毛的机器人是随着we的崛起而成名的。

他们五个人挤在一间屋子里,电脑主机的热度喷薄在每个人脸上,而人的体味在房间里氤氲。微笑习惯性地面瘫着脸,仿佛一无所知,卷毛看着他笑。

“机器人carry不?”

“carry,carry。”

微笑随口回了两句,但卷毛还是嘿嘿笑了起来。

当时LOL的比赛尚且混乱而无规则,有各种各样现在的队伍再也不会去参加、或者已经取消的比赛,比如在杭州举行的WEM,或者是他们一战成名的IPL。

可是比如卷毛WEM总决赛上疯狂带节奏的机器人,或者亚洲室内运动会抢大龙的机器人,是那段充满了各种疯狂的操作与惊呼声的激情时光。】

 

“谁说的,能勾得回来人的就是好机器人。”

“嘿嘿,说得对,所以让爸爸给你做个榜样。”

“啥?毛毛你这是在质疑我的机器人吗?下把换我下把换我。”

“别别别,你ad你ad。”

“我不ad,说机器人就机器人。下把你去打ad。”

“别啊,还要上分呢。”

“你还是不相信我机器人啊。”

“不不不,我是相信你的ad。你看你这把ad,不是很carry吗?线上很强势,从来不吃勾,好吧?”

“不吃勾还不是都在你钩子下练出来的。”

 

【冠军会迷惑很多东西,统治也是。

那时候的we也以为游戏掌握在自己手上,可是他们最后发现这不是一个事实。

“微笑,你不该这时候上的。。。”诺言抿了抿嘴唇,没想到这一句话就点燃了微笑的愤怒。

“我不该上吗?”

“你这时候上不是上去送?”

“那我什么时候上,你们都死光上是吗?你们死光了我一个人上去一打五没打过死了就不是上去送了是吗?”

“别吵了别吵了。这把是我玩得不好。”若风一脸倦色地在旁边劝和,他好像失去了当初“落地金身”时的自信和掌控力,也再劝不回吵架的队友。

卷毛沉默着,直到回到房间,他估量着微笑的气已经消了,上去有些小心地说:“微笑,你下次也。。。”

“下次不要和诺言吵架了是吗?”微笑不似他的名字,一点笑意也没有,瞥了一眼卷毛,转身而去。】

 

“啊,那不是。。。”

“不是啥啊。”

 

【没有不是,一切都是事实。

“我接受不了。”诺言的脸色很暗,“接受不了这个成绩。”

“现在是赛季中,你也冷静点。。。”

“我更接受不了的是他们的态度。他们哪有一点想改的态度?现在已经不是IPL5那个版本了,不是说全球流一招可以走遍天下的时候了,不是让微笑发育二十分钟他可以一打五的版本了。卷毛,你没有感觉吗?”

“并且,微笑脾气真的太坏了。”】

 

“当时,哎,当时。。。其实我去了EDG之后发现伙食还是we好。”

“。。。毛毛你这话题。”

“那是,we伙食是好。但毛毛你是想宝宝了吧。”

 

【诺言对卷毛来说,是一位出色的领袖,出色的演说者,出色的说服者。

卷毛不是。

所以诺言说服了卷毛,而卷毛在匆匆出门之后,回头了看了一眼,虽然是冬日,但天气很好。

阳光灿烂融化冰冻,却依旧寒风刺骨,宛若冰火两重天。

 

卷毛以为他陪着明凯离开WE,多少也是没有那么看重微笑,然而事实却不如他想。

多年之后微笑的一句话,就道破了他当初的心情。

他有了新的ad,新的成绩,新的冠军,可他始终记得在领奖台上,他揽着微笑的肩膀,低头看着他笑。

而微笑扭着头没看他,就像个傲娇的孩子。】

 

“你这太自恋了吧、、、”

“毛毛你说啥?你说我自恋?”

“不自恋不自恋。我就是想你了。”

“要诚实。不要傲娇好吧。想我就要说想我,不说想我我怎么知道。”

“。。。”

 

【卷毛看过微笑笑的样子,愤怒的样子,傲娇的样子,那天起身握手,他装作没看见微笑微红的眼眶。

We去不了s4了。

卷毛有些恍惚地想,就好像他还是we的辅助,坐在微笑身边,那种失落一清二楚。

 

在打比赛的时候,卷毛什么也没有想。

他出钩,他钩中,他套虚弱;他救队友,他灭对手,他带节奏。

在他在we的时候,他这样打;在EDG也是。

就像他们从未做过队友。

就像他们从来都是敌人。】

 

“既然你都承认你想我了,还是陪我双排吧。”

“陪爸爸一起直播。”

 

【卷毛得知微笑退役时是个下午。

阳光明媚一如当初他离开的那天。

随着微笑退役的微博,找到的还有草莓退役的微博。

很多人在诺言卷毛走的那天,就说we已经支离破碎,然而在卷毛心中,微笑还在,we就也算还在吧。

然后微笑就走了。

 

卷毛发呆的时候,诺言在走过来,拍了拍他肩膀安慰他。诺言看起来没有特别伤心,还轻声安慰他总是要退役的,或者是直播也很轻松之类的话。

卷毛点了点头没说话,看起来理智一如往昔。

只是诺言有种预感,卷毛不会再打很久职业了。】

 

“所以你看你兜兜转转还是回来给我打辅助了,你就是注定要给我打辅助的。”

“是啊、、、”

 

一见为友,再见为敌,三见定情。


6.18直播记录:

我想养一只猫,金吉拉或者加菲或者布偶。


不需要ta会在被杀之后萌萌地咬着自己的毯子。

不需要ta一路被蛇女追杀从自家高地逃到地方野区,途中喊了无数个阿西吧还是没逃掉。

不需要ta擅长锤石,或者机器人。

不需要手速飞快会玩osu,听着我听不清的歌词,玩着我看不清的游戏。


但希望和他一样可爱。

有很多cp,甜得时候懒得动手,只想坐等喂粮。
直到有一天他们be了。

就像很多喜欢都来不及说出口。
就像很多事情都还没有做。

我的7q。。。
我的7q。。。be了吗?

想开车。
重口的那种。

上次,我看m直播的时候,玩了一把机器人。
我已经忘了,当年自信说出“于机器人而言,我是最好的”那个人,现在玩机器人玩得多少。
那把虽然不能说是逆天翻盘,也算是翻盘局了。
各种凶,上去就是一勾。

我刚刚看到群里在说m婕拉出装僵硬,不像他的锤石机器人。
GCU最近,pick了几把锤石。
也会有幸得见他的机器人吗?

下次更文看起来要看命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