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风竹敲秋韵

世事飘摇,终有前路。

我突然决定思考一下,给pray x madlife这对cp起个cp名。

那这样我也是一人撑起一个cp圈的人了~


要不就叫鼠M吧~

我常常看到一种说法,去s赛也只是给lck虐。

小兽:
“即使我们知道,就算再努力一年,最后可能还是又经历365天,再次跌倒在同样的地方。但我们还是要打开那个熟悉的界面,点进排队系统,等待游戏开始。”

小兽写过一篇文章,里面有一句话。
“也许每个人出生的时候都以为这世界都是为他一个人而存在的,当他发现自己错的时候,他便开始长大”。

很多人看了,却并不是很多人懂。

年轻而已。

想给你套个林肯,抵御这世间一切伤害
想给你套个莲花,一切伤害你的都恶有恶报
想给你上个梅肯,在低落的时候扶你一把
想给你打个不朽,无论何种绝境都可以重生

还不到说恭喜的时候,那就加油吧!

【康七】第五天

OOC

勿上升真人


1. 这篇是we msi首胜贺文,所以带着we的tag,cp是condi x 957

2. 重要事项!!!!:里面除了《逃生背包》这本书真的存在之外,其他纯属虚构,野外生存知识纯属瞎扯,只是突然想写,没有任何理论依据,不要相信里面任何的东西。


正文:

冰凉的露水,流过洞穴的石壁,滴落在柯昌宇的鼻尖上,陡然惊醒了柯昌宇。

或许记忆还停留在梦中基地柔软的床上,柯昌宇下意识地想起身,又强行抑制了自己的冲动,缓缓地躺了下去,转头去看身边的向人杰。

向人杰显然睡得很香甜,还吧唧着嘴,不知道梦里梦到什么好吃的了,无忧无虑的样子一点也不像身处险境的人。

柯昌宇有些想笑,却没有笑出来。

 

晨光从洞穴口透入,落在柯昌宇的长腿上,褪去了长夜的寒气,带来了一丝温暖。柯昌宇放轻动作翻了个身,摸上自己的背包,慢慢地爬出了洞穴。

天光晴朗,万里无云,树木随风摇曳,绿草茵茵间还看得到细小的彩色花朵和绿毯上镶嵌的一条浅蓝色的丝带。

如果能走出去,这里倒是个野营的好地方——趁着向人杰还没醒,不需要出发,柯昌宇就放下心来发发呆,想想乱七八糟的事情。

 

滤水装置在柯昌宇的包里,按照向人杰的说法,这么重要的放在腿哥包里放心;柯昌宇温和地笑着,是啊,放在你这个皮皮虾包里我不放心。

向人杰:???腿哥你和兮夜学坏了。

从自己包里拿出滤水装置和水壶,很小心地把包放回山洞,刚好放在向人杰的脚边。

 

用滤水装置仔细地过滤着溪水,这些机械的操作完全容许柯昌宇的思想在天空胡乱地飞翔。

——比如他现在非常思念英雄联盟。

他向来是被we队内成为“一天不打rank就难受”的存在,现在先是参加了这次探险花费两天,然后在探险旅途中迷了路,在这山谷里绕来绕去,今天已经是第五天了。

他思念英雄联盟这个游戏,思念we队里所有的队友,,,,,,以及思念自己的家人。

 

柯昌宇尽量忽视这些东西,专注于手上的动作。这次唯一庆幸的是东西带得意外得全备,甚至有些过分——不像是来探险旅游的,倒有点像来逃避自然灾难——或者说是末日——的。

这不得不说到一个月前,向人杰送他的一本书。

向二狗向来有点精力旺盛,是会喜欢这种活动的人——所以作为他们的恋爱三周年纪念日,向人杰送了一本《逃生背包——黄金72小时灾难自救必备》给柯昌宇,柯昌宇也没仔细看——他自然不认为自己可以创造一次自然灾难的机会来进行逃生——就以为是收到暗示是想去进行一次探险活动,于是就立即策划了这次探险。

没想到和向人杰说了之后,向人杰才和他大眼瞪小眼,愣了半天说:“那本书是讲逃难的,昨天我看了部灾难片,莫名有点方,上次有个人和我推荐这本书,就买了。”

哦。

真是毫无默契了。

柯昌宇默默地开始回想他们是怎么走过这三年的恋爱旅程的。

 

既然探险旅程也定了,书也买了;那花了钱也不能不去,买的书也不能不看。

他们两一起在睡前时间看完了这本不厚也不大的书,柯昌宇哈欠连天只想睡觉,向人杰则兴致勃勃地在他耳边念叨该如何应用这本书上的内容,说认为书上的内容对探险旅程有帮助。

第三天,柯昌宇在毫不知情地情况下,收到了滤水装置,金属锅,防水布等等。

当拆开这个署名为他的包裹的时候,柯昌宇的表情是——

???

这时候向人杰乐颠颠地跑过来表示这些都是他买的,可以带去探险。

然而柯昌宇表示有点想打他。

奈何要保持形象。

┑( ̄Д  ̄)┍

这时候柯昌宇有了一个新的问题可供思考。

这三年恋爱为什么还是没有分手。

 

在水壶刚刚装满一半的时候,晶莹的水珠从壶口溢出少许,折射着七彩的光芒,就像彩虹一样。

上海常年阴霾笼罩,可不是很有机会得见彩虹。

柯昌宇听见了身后的呼喊:“腿哥!腿哥! ”

醒了啊。

刚刚还在念叨他。

“我在这。”

大声的回应一点也没妨碍柯昌宇手上的动作,依旧稳稳地拿着水壶和滤水装置。

水壶渐渐被装满,柯昌宇合上水壶,转身向向人杰走去。

 

“腿哥你起得真早。”看着向他走来的柯昌宇,向人杰嘿嘿一笑,就好像一切平常。

但是他之前呼喊中些许着急和惊慌,柯昌宇都听得非常清楚。在现在这种情形下,向人杰装作毫不在意充满信心的样子,可是从未遇到的境地,也让看起来吊儿郎当的人,只遇到风吹草动,就心生恐惧。柯昌宇想,如果第二天起来向人杰不见了,他恐怕惊惧也不会下于方才的向人杰。

“醒了,就出来灌点水。”

柯昌宇把装满的水壶递给向人杰,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

而向人杰则一脸懊恼:“哎,忘把包拿出来了。”

“你先喝口水,等下我再灌满,你去把包拿出来。”

“好。”

向人杰拿起水壶就是粗犷地大喝了一口,喝得太急溅出的水滴顺着脖子优美的弧线流下,流进了他的衣领。

“爽!我去拿包。”话还没说完,向人杰把水壶递还柯昌宇,噔噔地跑了回去。

“省点力气。”柯昌宇也没有在意向人杰用力的动作洒出的水,而是像老妈子一样叮嘱着,回应却是笑着敷衍的“知道知道”;柯昌宇摇了摇头,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拿回包的向人杰半背在身上,一手拿着压缩饼干——这作为便携的提供能量的食物,的确是个好选择——走到柯昌宇面前塞给他,“吃早饭了吗?”

“没。”水壶已经灌满了,柯昌宇没接过饼干,先把水壶放回包里,向人杰也侧过身方便他动作,然后接过向人杰手上的饼干,往前一指“去树下面吃吧,凉快点。”

“好。”

 

树下,向人杰嘴里塞着饼干,话却不消停:“腿哥,这饼干真的难吃啊,吃了这么多天还不习惯。”

“有的吃不错了。”

然而柯昌宇的冷水并没有给向人杰满是骚操作的脑子降温

“嘿嘿,我们不是背了锅来么,看看能不能做一点呗。”

“说不定还能捞点鱼,或者抓只兔子什么的。”

“这饼干吃下去,嘴巴都没味了。”

柯昌宇犹豫了,如果平常,他要么答应向人杰,要么也会和向人杰互怼一番;他也理解向人杰想说点什么轻松一下气氛,可他没有心情,他满脑子都是他的家人。

“向人杰,我们不是在逃生。”

我们不是要在这里生存个十天半个月。

而是要尽快走出这个地方,回到家里去。

他一秒都不想耽搁。

向人杰愣了一下,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还是腿哥稳,嘿嘿。”

柯昌宇心生一丝愧疚,也不知道说什么,就这样相顾无言地度够了早餐时间。

 

“走吧。”

“还是往昨天的方向?”

方向是向人杰定的,只是已经整整五天了,即使是一向自诩超好方向感的向人杰也开始怀疑自己。

“我觉得应该没问题。”

“那继续呗。”

向人杰也没有再骚,背起包就开始前行。

 

行路是一件无趣得可怕的事情。

风景再美,看了五天也早就习以为常;山上的石头,似乎纹路都相仿;树上的叶子,形状也少有不同。

一开始,柯昌宇还抬头观察山势走向,判断自己的位置,后来走得气喘吁吁,大脑一片空白,只是机械地、僵硬地一直在这谷底行走着,似乎只要向前,就可以走出一条回家的路来。

“休息下吧,腿哥。”

向人杰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提议道。

平常队里的要求的运动,也就他们两个还算执行,像兮夜那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能溜一天溜一天,要是落得这个境地,一定满口“卧槽”“卧槽”,向人杰想着,就嘿嘿笑起来。

柯昌宇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向人杰自动解释道:“看起来队里的运动还是有用的。”

“体力好了不少。”

“嗯。”柯昌宇赞同地点了点头。现在这样,他也非常感谢we的“先见之明”,说不定就救了他们一命呢。

“回去可要好好感谢张伟。这条规定是他定的吧?”

“好像是营养师建议的。”柯昌宇居然认真的思考了一下。

“那就感谢营养师。。哎,我们队居然还有营养师。”

“兼职的。”

“。。。”

向人杰无语了两秒,最终定论:“这才是我认识的CEO。”

“张伟现在肯定打喷嚏。”

“腿哥你这笑话真冷。”向人杰尬笑两声。

 

冷笑话也讲完了,水也喝过了,两人默契地起身继续上路。

谷底很宽,山很高,道路曲折,他们两都搞不清转过下一个弯,会遇到什么,会不会突然无路可走了,或者突然豁然开朗,他们都不知道,他们只是拿着指南针,估摸着自己应该是从北方进来的,就一直朝北走去。

烈日从东到西,正午照例整修吃饭,但是就像高中地理课本上写的那样,下午两点才是最热的时候,汗水沾湿衣袖,顺着脊背流淌,头发粘起来不复一丝一缕的清爽模样;因为汗水紧贴在上身的上衣,身材勾勒得一览无遗——柯昌宇的确是如他容颜一般的清瘦身材,而向人杰则相较更为健壮,否认了平时所说“一块腹肌”的说法,看起来两块的确是有的。

看了这么多天没看厌,还觉得挺性感,真爱了——默默吐槽的柯昌宇。

腿哥还是好看,毕竟和我并称颜值担当——想想也止不住骚话的向人杰。

 

当太阳终于接近山头,云朵也呈现不同正午的华丽色彩,晚霞渲染天空,由红及黄的色彩渐变炫目而雍容。

看不到出口的两人惯例开始一天一度的找山洞之旅。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当初的一个决定。

——他们带的是双人帐篷。

——帐篷在向人杰包里。

于是迷路却只有腿哥背包带了的两人只能相视苦笑。

“腿哥,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秀恩爱,死得快’?”

向人杰苦中作乐调侃道,好在,其他重要的东西大多都在腿哥包里,比如滤水器。

“嗯,这大概就是秀恩爱的报应吧。”

柯昌宇严肃地附和向人杰的骚话。他还记得第一天他们撑开双人帐篷,全探险队的单身狗都以羡慕嫉妒恨的眼神看向他们。

为此,向人杰非常得意地招仇恨:“腿哥,我们休息一下。”就把他拖进了双人帐篷,之后那些眼神就都和他们没有关系了。

现在他们没有帐篷睡,被迫找山洞,大概是当初秀恩爱招了太多怨念吧。

 

山洞并不是每天都可以找到的,不过今天似乎比较幸运一些,很快就找到了。

洞口比较大,看起来应该不深,算是很完美了。

向人杰点了火把,很小心地朝山洞里探去。

火把没有灭,山洞里有少量蜘蛛网,但似乎并非蜘蛛巢穴。

赤色火焰沾染蜘蛛网一角,却迅速燃起了火焰,两人急忙退出山洞,不过并没有发生什么,火焰很快就熄灭了,也没有什么虫子从山洞爬出来。

过了好一会,向人杰才又小心地走进洞去。果然不出他们所料,洞穴非常浅,没有两米就触及了石壁,这样如果下起雨来,他们依旧很难幸免,但是天色已晚,两人依旧决定在此休息。

 

因为害怕食物中毒,他们丝毫不敢吃这山里的一草一木,那个向人杰在网上花了不少钱买来的锅,唯一的用处就是烧水,两人点起火,分享了一点开水和压缩饼干,就已经无事可做了。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他们总算体会到了这种古老的生活作息。

柯昌宇小心地熄灭了火焰以节省火石,放回包里之后,向人杰贴了过来,和他一起靠在石壁上。

昏暗的天色模糊了向人杰的容颜,却敏感了其他感官,柯昌宇觉得自己能够摸出向人杰指肚上清晰的指纹,微不足道的粗糙却带来了摩擦时意外的温暖。

他不想说话,只想靠着。

因为过分的疲惫。

 

突然的嗓音打破了宁静。

“腿哥。”

“咋啦?”

“就叫一声,嘿嘿。”

“寂寞了?”

柯昌宇轻笑一声,温柔的声音却引来了向人杰的怪叫。

“卧槽腿哥,别突然开车啊。”

“难道我开得不对。”

“对对对,腿哥说得都对。”

向人杰已经完全习惯了自家腿哥顶着清秀的脸,时不时来一发原子弹;以及自己在队里家里都毫无地位的事实。

柯昌宇又笑了起来,却没有做更多的事情,一句寂寞,也只是说说而已,他们又不是小说里的人,这种情况下还有心情玩骚操作。

 

夜色笼罩下来,清辉洒落人间,星光也在明净的天空显得格外璀璨,甚至都能看见那一条星河,仿佛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景色。

一天疲惫的旅程过去了,睡神来得如此迅速,似乎开了疾跑,将他们都拖入了梦境。

柯昌宇知道向人杰喊他的名字并非简单如此。

他可能想问,腿哥,你觉得我们还要走几天?

他可能想问,腿哥,你觉得我们还要走多远?

他可能想问,腿哥,你觉得我们还走得出去吗?

这些问题都留在了他们心中,在嗓子眼上被咽了下去。

在危险的境地,需要最稳定的情绪,最强大的意志,最坚定的希望。

 

就像他身边这个人有的那样。

既然说能走出去,就一定可以,毕竟是我们言出必行的第一预言家,不是么。


【Pray x Madlife】千里独行(6)

OOC

勿上升真人


1. 这篇嗯。。为了加点感情戏嘛~

2. 下篇就是15年全明星的,14年pray没去,带过带过;不过其实我看14年的全明星很好玩了,有一把下路shy和m锤石对线,然后解说就笑shy的锤石比m的差太多了~


正文:

然而2014年全球总决赛的聚光灯和彩带、荧光棒和呐喊,终究没有见到这两个自信满满、相约再见的人。

 

2014年,全明星改变了机制,分成了全明星邀请赛和全明星挑战赛,邀请赛入选的是队伍,自然是2013年勇夺s3冠军的SKT T1;而挑战赛则只邀请了一个赛区的两个人,分组成两支队伍,最后入选的是Madlife和Shy。

所以洪珉绮今年,并没有见到金钟仁。

反而是一直以来对他赞誉有加的doublelift成了他这次全明星赛的搭档。

“哦~Madlife,我真是太爱你了~”

美国人天性一般的热情奔放,似乎在doublelift身上被无限地放大。他赛前骚话满天飞,一副“除了我全世界都是辣鸡”的模样;但如果遇到了什么喜欢的人,又会将他夸上天去。

被doublelift揽着的洪珉绮,面上明显显出不自在来。他在镜头前面摆出僵硬的姿势,思维却飞到天外去了。

金钟仁绝不会像doublelift一样,骚话满天飞,动不动就揽过自己,“哦~madlife,来北美吧!我需要一个你这样的辅助。”

他只会在勾中敌人时欢呼一声,然后在赛后笑着感叹:“珉绮哥真的是Godlife啊!”

他语调亲和,却绝不会用任何话提及让madlife去做他的辅助;即使在比赛后对madlife的辅助水平欣赏甚至惊叹,洪珉绮也从来没有等来过金钟仁哪怕他们恰巧排到一起之后的任何一次双排邀请。

所以所有的亲近,都只是他天生所带有的熟络罢了。

 

“所以,其实我一直都知道啦。”

在回忆中,洪珉绮对自己嘟囔说。

可是“知道”在爱情里,是一个笑话。

就像他的努力与坚守,在天才似海的ogn,更像一种悲哀的作茧自缚。

就像他的发奋与固执,在强者如云的lck,更像一种绝望的画地为牢。

CJ 终于还是离s系列赛,越来越远了。

 

2014年11月,pray离开了落幕的Najin Sword,他没有考虑过CJ这支挣扎沉浮的豪门,而是来到了新成立的KOO Tigers,和这个曾经和他同在一个俱乐部却不在一支队伍的Gorilla一起,和他的姜范贤一起。

 

OGN另一边的洪珉绮,在思绪回转间,在采访镜头前,坚定地说:“我认为Space选手从搭档上来说,是非常优秀的。”

青稚的队友,期待的教练,洪珉绮的坚持,不需要誓言。

他会难为情地表示今年自己的表现辜负了粉丝的期望,战队成绩的缺憾是自己的不努力,他愿意接受粉丝的指责,并且保证不会再让粉丝失望。

 

偶尔打完一天训练赛,疲惫不已,腰酸背痛,洪珉绮也会躺在床上想起那个笑的温暖又实力强劲的金钟仁。

这大概是我们最惨的一年了吧,钟仁。

想罢便沉沉入睡。

 

这确实是金钟仁最悲惨的一年,却绝不是洪珉绮最狼狈的一年。

有时候洪珉绮甚至觉得上天已经发誓要让他所有的努力都化为泡影。

不过转念之间,这想法又消失了。

他还是继续努力练习,一遍遍、一个个去了解他新来的队友,一次次去和所有的队友磨合,为春季赛或者夏季赛或者什么杯赛上队伍的小小进步欢欣鼓舞。

队伍成绩的不足,外界厉声的指责,都是压在洪珉绮身上沉甸甸的包袱。

他必须比所有人都努力,他必须比所有人都优秀,他必须知道召唤师峡谷里发生的每件事,这样,他才能carry他的队伍,以他的经验、操作和意识。

 

当2015这疲惫的一年接近尾声,队友相继离队的现实一步步逼近,沉默笼罩了洪珉绮越来越长的时间。

“Mera,你被选上全明星了啊!”朴尚勉兴奋地跑过来,将投票界面展示给了洪珉绮。

“啊?”洪珉绮呆呆地抬起头,才发现今年全明星lck队伍的辅助,又是自己。

看着投票界面,洪珉绮露出了自己小小的笑容。

“好像今年又要被carry了呢。”

因为今年的AD Carry,还是你啊。

【Pray x Madlife】千里独行(5)

OOC

勿上升真人


1. 今天是M六周年纪念日~六周年快乐~希望他可以享受自己曾经创造过的辉煌,也可以创造新的辉煌~


正文:

和LPL的第一局,洪珉绮的锤石再次被不信邪地放了出来,在解说“Madlife的神钩实在是很可怕,他的瑟雷西在前面两场,场场都勾到你魂魄都掉了”和“Madlife真的是存在感非常强大,我差点就要宣判Ambition已死,没想到Madlife就‘咻’地一声把他救走”的评价声中,OGN先下一城。

“锤石被抢了啊。看来经过刚才那场比赛,珉绮哥的锤石已经令对手闻风丧胆了吧。”

金钟仁在经过一场比赛之后,已经对LPL全明星队的实力有了充分把握,只要笑笑的锤石不如珉绮哥的可怕——当然,大概也不会有比珉绮哥的锤石更令人肝胆俱裂的了吧——他就有自信能够二比零拿下这一场。

“他们已经抢了锤石,其他辅助就没有必要抢了。”

“好。那先拿杰斯好了,可以Poke。”

朴尚勉提议道,其余人也表示同意。

因为OGN是红色方,在最后一选时,蓝色方已经完成被迫,姜灿荣看阵容最后总结。

“对面阵容强开非常厉害。”

“那我想使用璐璐,对抗突进是非常不错的。”

洪珉绮抿了抿唇凝视着屏幕,在经过一场高强度的对抗之后,他的鼻尖已经有了一层薄汗。

 

璐璐是线上非常强势的辅助了,洪珉绮象征性征求了一下意见。

“对面组合对线要弱于我们,要抓对线吗?”

“插眼抓对线吧。”

然而由于对方视野的问题,眼并没有插深,于是双人组在野区帮助打野,等待上线;当在中路看到对方双人组时,他们立即赶往中路。

在经过中河道草丛的一瞬间,对方草丛的眼捕捉到了他们的踪迹;薇恩最后A了下小兵,随即退后消失在视野中,洪珉绮的声音也随之而起。

“中路消失。”

 

OGN双人组暂且在中路按下不动,短暂的时间之后,下路的卡兹克看到了LPL双人组;姜灿荣给出自己的判断:“对面强行换线。”

而笑笑的锤石已经仗着自己的人数优势,开始压迫卡兹克的走位。

在互肥和伤敌一千自伤八百之间选择,为了压制薇恩也给出卡兹克一些空间,洪珉绮选择了强抓对线;他微微偏了下脑袋,仿佛和金钟仁的交流不是通过耳机一般。

“我们这个对线组合很强,强抓对线吧,我用q帮你清兵,这样他们会亏兵。”

“注意蓝。”

金钟仁提醒道。

两人快速清线转而奔向下路,本来洪珉绮猜想LPL并没有执意换线,没想到就这样,两个队六个人在奔波间浪费了近五分钟的时间。

 

当在中路看到上来凶的薇恩,金钟仁反松一口气:“终于开始对线了”。

璐璐强大的对线实力果然名不虚传,尽管微笑的操作十分流畅,仅璐璐一人就消耗了他相仿的血量,这次换血,微笑并没有占到上风。

但是LPL又怎么会让处于全明星队核心地位的微笑吃这个亏,皇子随即来gank,锤石向前e后出钩,然而凯特琳也敏捷地在e后立即e回塔下,锤石只勾中了塔下的璐璐。

 “没有危险,你回家吧。”

洪珉绮在被勾到后立即表示;果然锤石并没有上,皇子也放弃了gank。确认安全之后,金钟仁原地回城,也催促洪珉绮回城。

“你的蓝也见底了。”

 

当凯特琳璐璐回到线上时,薇恩锤石又开始后退,璐璐小心上前插眼,顺便关注二人动态,发现只是回城而已。这时皇子前来,璐璐也放弃了打断回城的想法。

估算着对手回到线上的时间,却迟迟不见薇恩,洪珉绮心里又有了不好的预感。

“他们又换线了。”

正在下路的姜灿荣报点,使得双人组又被迫匆匆赶到下路。

金钟仁一脸头疼地扶了扶脑袋,很佩服微笑和笑笑的执着;这场换线对他并不好,他亏了非常多的兵,近七分钟只有45个刀。 

 “最后还是回到下路啊。”

“。。。”

而洪珉绮早已无语凝噎。

不幸中的万幸是,当凯特琳璐璐赶到下路,这场令解说哭笑不得的换线终于结束了,开始了正常对线。

此时薇恩吸血鬼节杖在手,对线续航也有了很大保障;女警则选择了先出攻速鞋。

 

上路的单杀、皇子莽撞的入侵在璐璐前期超高输出下留下性命,使得OGN看起来形势一片大好。

姜灿荣和金钟仁都专注于对线,只有洪珉绮注意了一下上路的单杀,朴尚勉说了一下自己的想法,这算是一个比较古典的套路了,可以更好得压制对手的发育。

“我可以留着塔压制扎克。”

洪珉绮立即给出提醒,如果因为延长对线被抓,难免会失去优势。

“小心gank,注意插眼。”

 

此时下路微笑恰好踩了一个夹子,爆头加q的伤害,血线瞬间下半;这被崔仁石敏锐地注意到,见下路有机可乘,他决定越塔以建立优势。

“我来下路,可以越塔。”

洪珉绮应声表示了解,两人顺势压线,崔仁石顺势从三角草杀出。

没想到却恰好遇到了皇子的反蹲,笑笑锤石也是反身一钩钩中凯特琳,使得凯特琳彻底暴露在皇子之下。

酒桶立即大招炸开三人,凯特琳交出e闪逃命,皇子eq穷追不舍;这时崔仁石和洪珉绮的想法却出现了分歧;眨眼之间,崔仁石选择转身去保凯特琳,洪珉绮却对微笑和笑笑这两个残血动了心。

最后因为伤害不足和薇恩的灵活,洪珉绮只杀掉笑笑一人;而由于中单的赶到,崔仁石和金钟仁双双殒命。

洪珉绮没说话,心中知道这波亏了;他脑中闪现了一下如果当时他回身保凯特琳的可能性,却终究没有结果。

 

在一系列小摩擦之后,同时因为朴尚勉三度击杀和自己对线的存在,OGN一下子获得了大优势,这把已经十拿九稳。

在巨大劣势之下,LPL不甘放弃,锤石故意激进走位勾引凯特琳,凯特琳果真上前就是一发和平使者,锤石趁着凯特琳施法间隙出钩,勾中后接酒桶大招,炸回了凯特琳,直接秒杀了凯特琳。而杰斯见中路火拼,也赶了过来,却反而在中河道被LPL众人包夹,杰斯见势不妙转身就跑。

“能走吗?”

“可以。”

此时中路崔仁石发现微笑位置略显落单,对洪珉绮:“我上你给我套大,先杀微笑。”

“好。”

洪珉绮立即答应。中路薇恩被酒桶eq二连开到,璐璐的大招也击飞了薇恩,双重控制之下,薇恩也步了凯特琳的后尘。此时追逐杰斯的LPL众人也回身前来支援,好在杰斯也并未走远,大战再次一触即发

“这波还可以打。卡兹克和杰斯伤害足够了。”

杰斯伤害果然爆炸,LPL被打了个二换四。

这波过后,lpl已是翻盘无望。

 

中路在杰斯持续的Poke中,LPL难以防守败下阵来,掉了高地防御塔和水晶。

似乎是意识到即使拖下去也不能获得胜利,LPL最后选择一波绝命开团,结果却是一败涂地,基地被推。

洪珉绮欢欣地伸展双手,在耳机中大喊了一声“NICE”,金钟仁看起来也有一点如释重负,从紧张的比赛中挣脱出来享受胜利的喜悦;姜灿荣看洪珉绮向他走来,与他击掌,然后走向LPL与之握手。

“这局是尚勉哥carry了。我就专业推塔。”

回去的路上,金钟仁笑道。

“尚勉哥的杰斯真的玩得太好,这把压到对面不能玩。”

五人说说笑笑地回到了酒店。他们是冠军了呀!

 

因为得了冠军,已经没有必要再开什么会议了,所以最后一晚OGN安排的活动是外出去吃烤肉作为庆祝。酒桌之上,大家都稍稍喝了点酒,酒过三巡,话语也开始多起来。金钟仁自认已经和洪珉绮完全混熟了,照例开始打趣他。

“最后一局珉绮哥说好是防突进的璐璐,但我感觉好像还是锤石的风格,拼命输出,抢人头。”

“这不是璐璐输出高嘛,更何况我也没有抢人头啊,不是你们拿不到么。”

“还有珉绮哥明明是锤石之神,我以为也不会被勾哟。”

“就当做我被勾然后勾引对面上来打吧。毕竟以杰斯的发育打架不会输的。”洪珉绮有些哭笑不得地说。

所有人都笑起来,洪珉绮的脸色有些微红,朴尚勉在一边,笑他的酒量浅。

 

中国到韩国的飞机并不久,很快就到了首尔,这段出于拳头奇思妙想的旅程就此画上终点。

“今天分开之后,赛场上再见又是敌人了啊。”

“我一定会带领队伍击败CJ的,珉绮哥可要等着。”

洪珉绮看着自信的金钟仁,也那么难得地想开开玩笑,言语间的自信却丝毫不逊于金钟仁。

“那明年s4见咯。”

因为中国不太注意什么出道纪念日,看到玩加发的才发现是M六周年的纪念日!

非常遗憾没有准备贺文了,决定今天更两篇千里以示庆祝。

M出道六周年快乐!
希望这赛季能去LCS!
希望在北美能一直很开心!
⊙▽⊙

(第101次痛恨自己不是画手。。。)
(另外玩加发的那张M简直一头乱毛,没眼看)

我真的喜欢了一支,这么好这么好的队伍啊。
温柔而坚持原则。